故事外的人

老教坊还唱着李龟年。

继上一次的脑洞,慎入慎入,幼儿园文笔。

  “呼!”有一物气喘吁吁,拔山倒树而来。“喏,快收好,这是第四个。”只见它长长的鼻子上吊了个小包袱。
  “老样子吗?”妖琴师懒懒起身。“他是把这里当作孵化厂了吗,什么都敢往回捡,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只稀有的男姑获鸟……”
  “再来一曲《酒狂》如何?”红发大妖笑得颇为妩媚。
  食梦貘抖了抖鼻子,“这次还是弹《关山月》吧,不许像上次一样乱来了。还有,你,琴师,不许乱喊她作虫子,也不许冷嘲热讽,指桑骂槐……唉唉,不喝不喝……”它推开殷勤劝酒的鬼葫芦。“总之,对女孩子得温柔些。”
  和前几次一样,妖琴师解开重重包裹,取出一个鸡蛋大的虫茧来,将其放入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棉布兜中,并挂在了竹梢头。远远看过去,虫茧仿佛一枚沉重的果实。
  “告辞了。”酒吞打了个哈欠。多么无聊啊,食梦貘带来了包袱,茧中孵出了自称为蝴蝶精的小妖怪。三日之内,小妖怪见风则长,见到阳光就絮絮叨叨,最后她总会问起晴明来,最后,她离家出走……一次次,轮回一般。妖琴师多少有些不舍,但面上看来还是不耐烦居多,只得向酒吞诉苦。
  消息灵通,冷静得让人害怕的鬼王大人还知道,食梦貘从一个人类那儿来,这是妖琴不曾告诉他的。“琴师和人类有交集?罢了,这家伙还喜欢和虫子说话呢……”酒吞懒得寻根究底,他自个打定了主意:“要问起来,就对茨木说,去了红叶那吧。”
  天黑,月出,人静。食梦貘怜惜起自己饿得瘪瘪的肚子来。“那人失踪了,留下字条,让你别去找他。”
  食梦貘不知妖琴师在想什么。因为琴师从不睡觉,从不做梦。他因此可以自在地在清夜里弹琴,爱弹多久弹多久,弹得个余音绕梁,弹出个疯魔琴心。
  四下无人,妖琴师在清冷的月光里支起琴几,玄色的琴身,寒光闪闪的七弦,琴尾,有一块看似虫蚀实则应归咎于人工的黑斑。妖琴师皱起眉头,随后莞尔。
  “唐人说:一弦清一心”,琴师道,“六根清净后,还多出一弦清呢!你该为此好好感恩。”
  琅然,清圜,《关山月》渐成《忆故人》。
妖琴师审慎地揉吟着,那个故人曾来信,说蝴蝶精这个种族稀有而特殊,必听丝竹声才能化蝶。乐声中的种种情致直接影响了她日后的性情,因此不得不谨慎些。
  竹叶落在弦上,战栗般弹起。

  “这可是我见过最珍贵,最奇特的虫子!她不同于那琴虫,她……你要问我怎么得到的,这说来话长。总之只有你有资格为她奏乐,劳烦了!”
“依旧是上次的品种,谢谢关照。”
  “嘛,一晃多年过去了,希望你看见那琴时莫要生气了。算我当年少不经事,竟为找所谓的琴虫而凿坏你的琴,实在抱歉。不过啊,破茧的一瞬不是人人都看得到的,连我都无此等福气呢!你就将这当作是补偿吧。”
  这便是这么多年来,那人的留言了。

  “那个人类吗?好笨的,笨得可爱又可怜。”
  “叔叔好忙好累,总是一个人。”
  “爷爷对我可好了,他把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。但有一天他喂给我一个圆圆的,跳动的,涩涩苦苦的东西,好难吃呀!但爷爷说,吃了它,我就会更漂亮可爱,并且再也不会心痛了……大哥哥,心痛是什么呀?”

“你的姐姐们就像他一样,又蠢又烦,又喜欢离家出走……还好,只是出走一次…”妖琴师撇撇嘴。“几百年了,不化妖也说不过去啊。”
  他转念又想,那孩子虽有些粗莽之处,不善交际,但好面子,也爱打扮。“想要好皮囊,找般若要两张来就好是了,难道说你依旧怕生,不敢开口吗?”
  就这样,幽篁里佳人明月,云山外世事纷烟。下一次,还是会有音信传来的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