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外的人

老教坊还唱着李龟年。

(原创场景?)

  出集宁城乌栖门,走上十几里,便到了青牛山。
  此处一片寻常山水,没有悬泉飞瀑,翼然之亭,亦无强人剪径,虎豹啸林。只有曲折失修的土路,一下雨便泥泞难行,因而此地又被戏称作黄泥冈。
  二花的茶铺便修在一棵古柳下,那古柳深茂的垂枝几乎蘸进一汪温泉水里。端的是眼好泉水,由乡人开凿,清澈温热。夏日,泉水上空总盘旋着百十只燕子,因此此泉有燕子池之名。
  这里从来没有过要发达的迹象。雨过天霁,行脚商人一边埋怨着烂泥路,一边将脚浸到池水里,聚在屋里歇脚,唤二花倒茶来。似乎从未有人在乎二花直接向池中取水这件事。温泉,使小店省了不少柴火。
  二花茶铺,以水甜著称。
  这天,店里来了个云游道人,约莫三四十岁年纪,一身青布道袍,摇着一柄三清铃,叮叮当当地走进店里的。这道人接过茶来,喝了一口,若有所思:“了不得,青牛山黄泥气息里,竟杂着安州路泥尘土的滋味!莫不是……”
  “哎,万水一源嘛,小人菜园的井中自然有安州路雨水,也有贵妃娘娘洗脸水。道长能品出奥秘,真是神通广大啊!”二花看见这道人衣袍腌臜,便有心揶揄他一番,心下暗服自己的机敏。
  道人倒也不计较,抬头只顾望着房顶。二花道:“道长看梁上燕子?”
  道人不答,显出一派高深莫测的样子,闭了眼吟道:“屋上茅草长,嘲哳燕子梁。花开有终日,喧扰无了时。一城旧山水,两条明月舟。三影分各地,大梦荒山丘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离开。见眼前是个云游道士,再加上自己卖洗脚水,理亏在先,二花并没有向其讨要茶钱。
  不巧几天前下了场山雨,道人没走几步,就踩了满裤脚黄泥,差点一屁股跌进泥坑里。关键时刻,二花上前扶住了他。
  “道长把这双屐换上再走。”
  道人很是爽利,很快绾了裤管,换了木屐。正要走,又被二花扯住了。
“您道长刚才,是打了个机锋?小人才疏学浅,多有冒犯,愿道长明示。”
  “啊,并不是机锋,只是在别处看到的打油诗罢了,语句倒是很映景。”道人感到有些好笑。
  望着道人跌跌撞撞的背影,二花后悔自己卖的只是洗脚水,而不是蒙汗药。
  黄泥冈上没有蒙汗药,菜园子里没有夫人孙二娘,二花不姓花,排行是老大而不是老二,乌栖门,不乌不漆,尽日栖着麻雀。一片名不符实中,只有燕子池是真的,真燕真水真土,二花每日都在池中泡脚,保持着泉水真正的地方风味。
 

 
 
 

评论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