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外的人

老教坊还唱着李龟年。

(原创场景?2)莲花,观音,聪明人

(这个玩意居然有2,😑😌🙈我保证这是个很不传统的故事)
逐春馆是集宁城最有名的花楼,里面有早就不再春心萌动的女孩子。她们是妖艳的夜来香,月上柳梢头,一大群夜蛾醉倒了,忘记了“人约黄昏后”。
花楼当然不能只有夜来香,否则那就太甜,太腻,也太寂寞了。
因此,这里还有莲花,“出水芙蓉”于莲怜。
“出水芙蓉”,出于水中,又飘在云端。逐春馆以奢侈闻名,拥有不输皇家贵胄的花园,花园里有一泓大得出奇,冷得出奇的泉水,如同一个清寒的小湖。水心是一座高得出奇的三层水阁。
人是缺少耐心的动物,因此见过芙蓉出水过程的人少之又少,但登徒子们不吝千金,只为一睹“出水芙蓉”,他们最多只能看见烟水迷离中,隐约有素白纱裙的倩影。不过仅凭这一点,他们就可以赋诗了。
有传言说,莲姑娘从未下过楼,从未让人在明媚灯火下看清她的真容。但从没有传言说她是个故弄玄虚的丑女,因为她是“滴水观音”江玉行选来的。
“滴水观音”并不似观音,她早已年逾四十,最爱穿的却是一条如火如雪的石榴罗裙。就着迦南香头油梳就的孔雀髻光亮亮的,没有一件珠翠。她的脸涂的很白,近似泥塑观音,但没有一丝白粉掉下来,因为她从不用外面卖的铅粉。
她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十分完美。她把盏倒酒(倘若有贵客的话),神情却像在点茶;她亲自对账,执笔姿势温柔娴静,仿佛在描绘着女红花样;她将高雅的曲水流觞取代豪宴,让高雅的名士大臣大醉大哭大笑大跳,丢了他的鱼符袋……没有人见过她生气的样子,聪明人只会对她敬而远之又感恩戴德。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的确是观音,救了许多可怜的男子,当然还有女子。
观音有她的莲座,逐春馆由“滴水观音”创立,因“出水芙蓉”而兴旺。
逐春馆兴旺,还因为它良好的服务规范,欺诈,强买强卖……恶名只属于他处。
清明节,逐春姑娘们去郊外逐春,追逐她们的是长街上的贵人。逐春,赏春,醉春,少不了酒。
逐春馆的特制酒坛,足以装下一个莽汉。
逐春馆的于莲怜,不出门,不许丫鬟近身,这是为什么呢?
小郭不打算多想,他是个聪明人,打听到这些就够了。
他三年前就做了此地的车夫,专门负责运酒。
他将蒙汗药兑入真正的够劲的烧刀子里,灌醉了精明的搭档李大头。
他甚至挖了一条地道,由酒窖通向水阁的沙洲,两地并未相隔太远。
他让看门的大傻帮他搬这些酒坛子,大傻是个天生神力的莽汉,生就一身熟铁般的腱子肉。
“这个好轻!”
“只有半坛。”
好酒一口便可醉人,这半坛酒,不知是用来倾城还是倾国?
老仆王铁头问他:“早上牛哥送的还不够?”
“多点总比不够好。”
现在是中午,李大头依旧醉着,小郭一人驾着两匹灰骡。穿灰衣,戴斗笠,紫棠色四方脸,老实的大眼睛。这个干练的车夫正笃定地向城外赶去。
一个耐心,胆大,干练的人,有时的确适合单干,如果这个单干的人又不俗的成绩,那么他就有可能成为业界神话。
小郭不出名,因此他可以接下手头这笔单子。他急需这笔单子,急需有人报官,最好让他成为通缉犯。
五百两黄金,一个机会,三年,太值了。
小郭的目的地是黄泥冈茶馆,他的主顾正在等待。小郭替那人不值:莲姑娘,并没有特别美,至少不是那么惊艳。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并不像小郭想象的那样。
如此说来,我们是没有办法看到最美丽的人的,因为最聪明的人都会忍不住联想。


评论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