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外的人

老教坊还唱着李龟年。

你说的不错,当绘画模特,劳动强度的确比预想的还要大。”免色说,“想到自己被画成画,总觉得好像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一点点掏空似的。”

“不是掏空,而是将掏出的部分移植到别的场所——这么认为是艺术世界里的正式见解。”我说。

“就是说移植到更为永续性的场所?”

“当然那得是具有被称为艺术作品资格的东西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by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

评论

热度(1)